第七百四十五章:新的时代(大结局)

2019-10-07 22:00

  步妖妖本来倒是也想过别那么麻烦,办完满月礼就直接等周岁的时候办周岁宴,凤轩觉得都可以,但凤欢这个当兄长的却不乐意,非得各种该办的宴席都办下来,还说不办的话就太委屈弟弟妹妹了。

  小家伙刚当上兄长正处在兴头上,恨不得什么好东西都给弟弟妹妹,哪怕两个小宝宝还太小,什么玩具都玩不了,凤欢也已经用他以前玩过的很珍视的玩具,或是他新买来给弟弟妹妹的玩具,堆满了婴儿房。

  短短三个来月一共办了三次宴,睿王府的两个库房都被各种礼物给塞满了,那些上门的宾客们估计也送礼送得想哭了吧。

  凤轩可不是喜欢占这些便宜的人,事后也从其他方面给了这些宾客们一些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的回馈,商人们商税上的一些减免,官员们额外给他们提供一些增加政绩的机会。

  说白了就是将以前宾客们想方设法讨好王府为谋求的那些好处,选择性地挑了一部分落到了实处。

  凤轩难得在这些事情上大方一回,可是让那些得了好处的宾客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对让他们沾光受益的小郡王小郡主的好感也翻倍增长。

  其实在龙凤胎生出来的这三个多月里,他也没闲着,摆宴席要忙活的也就那么几天,其他时间该忙正事也不能落下来,而今洛水,西鸢,天玄三国的顶尖造船人才都已经聚集在了凤煜选定的一处隐秘的地方。

  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埃德尔也已经被天玄国所拉拢,答应要将造船技术交给他们的人,其他欧罗人除了艾伦仍然坚守着,其他人也基本攻陷得差不多。

  仅仅花了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将第一艘船造好了一小半,已经能看出当初艾伦等人乘坐的那艘船的轮廓。

  得知其他三国将他们撇开打造欧罗国那样功能的大船,日后派人出海时也不带云鹤国,云鹤帝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当初他怎么就脑抽听了鸩部落祭祀的谗言打上天玄国的主意呢!要不是得罪了天玄国,因步妖妖又间接招了西鸢国的不待见,洛水国也莫名看他们不顺眼,云鹤也不至于流落到而今连强国的名头都快保不住!

  等到探子传回三大国已经成功打造出了第一艘大船的消息后,云鹤帝更是一口气没上来直接病倒了。

  到时候直接陷入内乱,他们在踏上海上征途之前还能先将整个云鹤给瓜分了!想想就美美哒!

  不过这想法还是太美了一点,并不那么现实,云鹤帝的生命也相当顽强,病了好好了又病地折腾了差不多一年,到底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只是身体大不如前,大约也活不了太久了。

  云鹤的其他皇子们大约也看出了这一点,彼此争权夺利闹腾地也比以往更加厉害,云鹤确实陷入了内乱当中无暇再惦记其他三国造船的事。

  三大国暂时也懒得搭理云鹤,短时间内云鹤还瓜分不了,先抓紧造出更多的船才是正事!

  一共四五艘大船,刚刚好和当年欧罗国人派遣的船队数量相符合,但三大国联盟却只花了短短五年时间就达成了这个目标!

  船造好后,凤煜和洛水,西鸢商议后,三国在同一时间发下皇榜昭告天下,整个大陆的人都为此沸腾了。

  这五年来,关于海的另一边还有另一个神秘的大陆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各国的百姓们也都知道三大国一直在制造能够远洋的大船,如今终于等到船造好了的消息,人们怎么可能不激动!

  基本的船员们都训练完毕,人选也都是这几年来早就定下来的,目前唯一还悬而未决的,是船队的领导者。

  如果能成功抵达欧罗国,这一趟便将是足以载入史册的航行,船队的领队也绝对会名垂千古,用步妖妖的话来说就是,以后的孩子们必然能在教科书上看到这个人。

  惨遭一下艾伦的船队最后存活下来多少人,就可以判断出这一趟航行的危险性和不可知性。

  诚然,这几年他们也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考虑了各种因素,并且尽量降低危险性,其中掌握许多现代知识的步妖妖和洛行封也出了大力。

  但在这落后的古代,海上的很多危险是他们也无法人为性避开的,危险性依旧不低。

  有足够的决心,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想建功立业的人也有,但这样的人,凤煜也未必看得上。

  有决心是好事,可也得看有没有足够的能力不是?三大国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要的是成功开辟海上丝绸之路,而不只是成全某一个人名流千古的期望。

  武力值,智谋,身份,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合适,可另一方面,对于天玄国而言,凤轩又无疑是个定海神针。

  虽说如今天玄国有越来越多的火器装备,其他国压根就不敢动什么歪念头,可最后凤轩还是拒绝了当这个领导者。

  他不在意能不能名垂千古,以他如今的成就也必要再建功立业,他的功已经建得够多了,未来的日子,他只想和步妖妖,还有三个孩子在一起好好生活。

  哪怕各地或许还会因各种原因出现一些需要他出面平定的骚乱,也总好过要出海前往一个不知道还能不能平安归来的陌生大陆。

  凤煜,苏亦麟,洛行封——顺便一提,两年前他已经登基成为了洛水国的新帝——对这个人选感到很是意外。

  别看高程一直待在睿王府,好像没什么作为的样子,当初凤煜刚登基那会儿,周边国家小动作不断,边疆战乱频起,当时他跟随凤轩征战沙场也是屡获战功,在陆羽肖瑞等一干亲信当众能力也是拔尖的。

  至于智谋方面,让陆羽去做个副船长帮助,二人一文一武,足以应对各种意外情况了。

  朝中大臣们商议了很多次,也有不少人反对,但慢慢的争吵来争吵去,最后还是慢慢认同了让高程去。

  其实朝中也有一点不太和谐的声音,认为凤轩自己不去,却让高程去,是不是将危险推给了自己的部下。

  凤轩反倒私下里找高程谈了几次,一方面是想劝一劝,另一方面则是想问清楚高程自己的想法,最后,确定了高程下的这个决定非常坚定不动摇,也就不说什么了。

  得知高程要去的消息后主动站出来的陆羽倒是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这孩子说起来他娘和陆羽的事也是一笔烂账,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只能说是个让人挺糟心的事,陆羽在这件事上倒也没什么过错。

  最后他没把孩子的娘娶回来,后来也没成亲,只是认了这个孩子,如此,他自然是没有留后方面的后顾之忧。

  而高程,无后固然很严重,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也未尝不是一个能让他走得心无牵挂的一个理由。

  如果他在这里有妻儿,或许他也不会请缨前往,不管心中对另一片大陆有多么地向往和充满了好奇与斗志。

  最后,领队的人选还是定下了高程,陆羽作为副手辅助,西鸢国和洛水国也分别拍了他们的人,同样作为副手,这两个人也算是熟人,分别是苏靖和黑鹰。

  定下人选后,三大国又陆陆续续地为了准备各种需要携带的物资忙活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也同样是给那些即将出海的船员们留下的和亲朋好友道别,打点好这里一切的最后机会。

  江阳城港口,十五艘巨大,气势逼人的大船停靠在岸边,船员们陆续带着行李上了船,岸上满是前来送别的人流,乌压压的一大片看不到尽头,说话声,哭声,乱七八糟的声音汇聚在一起显得特别嘈杂,同时又有种说不出得肃穆感。

  在另一头,聚集了三大国不少上位者的一下片区域内,凤轩步妖妖等人也正在和高程陆羽做最后的道别。

  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熟面孔,有步妖妖的几个友人,月兰邪,月兰玉,元湘等等,更多的还是凤轩曾经的那些部下们,张海,刘轩,卫衡……加起来十好几个人,都是为了送高程和陆羽这两个兄弟。

  很多道别的话在王府的时候都已经说过,此时此刻,凤轩看着这两个既是他的亲信部下,也是他的至交好友的人,千言万语也只汇聚成了一句话。

  高程和陆羽相视一笑,道:“我们一定会活着回来,到时候还要请王爷为我们接风。”

  二人又和其他兄弟们抱一抱,说上一两句,有个别感情丰富的更是红了眼眶,气氛颇为沉重,同时,也怀揣着希望。

  因为他们在担心之余也都坚信着,这两个兄弟是准备去征服新的大陆,而不是踏上不归之路。

  道别后,三大国的皇帝也分别说了几句话作为勉励,半个时辰后,随着连接岸上和船上的跳板被取下来,船队也正式起航,岸上的人或一脸肃穆,或一脸不舍,或一脸期盼地目送着大船渐渐驶离,久久无法收回视线。

  再看左右,此时岸边的人群已经散去不少,凤煜等三个皇帝还有后续的不少事情要处理,也和他们打过招呼后便先行离开。

  凤轩点点头,正要叫上其他人一道离开,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人扯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今年已经五岁的二儿子凤瑾。

  凤瑾本来还因为和两个叔叔道别有些情绪外漏的脸顿时重新绷紧起来,恢复了平时最喜欢摆的面瘫小大人脸。

  步妖妖打趣道:“没想到咱们家小二居然这么有志向?不过,你知道出海,去新大陆意味着什么吗?”

  凤瑾略微一歪头想了想,严肃地说:“我知道!就是建功立业,给我们天玄国开疆扩土,让天玄国的百姓们能够吸收到另一片大陆上好的东西,过得更好!”

  这下凤轩夫妻俩就更惊讶了,这话……听着居然还很认真,完全不像是个五岁的孩子会说的话,最让他们惊奇的是,在此之前,他们完全不曾注意到,凤瑾会对新大陆,对出海一事有这么大的兴趣。

  凤轩也不再只是当玩笑话一样地听着,而是蹲下身认真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你真的想出海?”

  “想!”凤瑾毫不犹豫地点头,那双平日里很少会对什么食物表现出热情的眼眸中第一次迸发出了一股让凤轩无法忽视的光芒。

  就在凤瑾以为他一定不会答应面露失望之色时,凤轩却忽然露出了一抹不明显的微笑,道:“如果等你长大以后仍然不改变注意,坚定地想去做这件事,那就去做吧。”

  一直默默看着事情进展的,如今已经长成少年郎的凤欢,长得和凤瑾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却五官更柔和一些的凤瑜,都一脸意外地看着他们的父王,而后又反射性地抬头看步妖妖。

  步妖妖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就像你们父王说的,不论是小二,还是欢儿,小鱼,如果你们有什么想做的,并且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动摇,那么,就放手去做吧,我和你们父王只会无条件地支持你们,绝对不会束缚或阻止你们。”

  雄鹰长大了总是要腾飞的,他们不能以爱为名折断了他们的翅膀,哪怕他们单飞后可能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

  回过头看着已经瞧不见大船踪影的大海,凤轩和步妖妖第一次有了一种自己是不是上了年纪的错觉。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志向,也许那志向未必能坚持十多年之久,也许那志向的前往充满了未知,可那又如何呢?

  等孩子们长大后,有了能够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资格,或许他们可以让天玄国发展地比现在更好,或许,到时候欧罗国和他们这片大陆已经成功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开展贸易往来,又或许,他们又发现了另一篇陌生的大陆,即将开启新的征途。

  但这许许多多的或许,却不再是他们能够有精力去探索,去参与的,而是属于下一代的,另一个故事了。

  本站作品由网友搜集整理于网络,作品及评论属作者与注册会员个人行为,与在本站立场无关。单双中特

红姐心水论坛| 红梅六合网| 小喜通天报救世篇|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号码| 本港台开奖现场香港现场开奖| 香港现场直播开马奖| 香港五鬼正宗会员综会资科| 红单论坛| 赌圣心水论坛高手资料| 最快现场开奖报码室|